红鲤墨染

讲讲故事,写写字。

喜好:锤基,叶蓝,瓶邪,天刀威唐,红海行动狙击组。是个受控,只搞he,纯种基厨。

是一条更新时间很飘,文风也很飘的咸鱼

【叶蓝】荷塘月色(玖)

◇锦鲤蓝,一篇关于暗恋的童话
◇短篇he
◇前文见tag



  焚烟袅袅的古朴屋房里,喻文州修长的手指轻轻抚过蓝河黯淡的灰麟。他手指拂过的地方,竟泛起淡淡的幽蓝光芒。极其清浅,一闪而过。

  他的眼神也愈发疑惑,半晌,才抽回手,看着叶修道:“我心中有所判断,但仍然无法确定。有关它的事说来话长,叶前辈请随我来,我慢慢讲与你听。”

  他推开门,走上蓝雨山庄曲折的回廊,叶修紧随其后。

  伴随着木制回廊上两人踏出的吱嘎声和淅沥的雨声,喻文州平淡清冷的声音将一幅古旧的画卷徐徐描绘,展开在叶修眼前。

  “蓝雨山的开山祖师,是一位武功盖世的剑客。他广交天下好友,扶伤济贫,享有很高的威望。因他的善良和仗义,他的兄弟们拥他为门主,在这里开山立派,取他的蓝姓,又因此地多雨潮湿,故而命其名为蓝雨。

  “因他的名声,许多人慕名而来,蓝雨慢慢壮大。蓝雨收的弟子道德要求很高,所以他们个个行侠仗义,蓝雨因此享誉武林。

  “可好景不长,蓝雨的盛极遭到了奸人嫉恨。那人卧底蓝雨多年,取得他的信任,然后借他的手,布局杀害了他的一众弟兄。”

  喻文州在一扇门闭得紧紧的木门前停下,伸手用内力震开年代久远的铁锁,在扬尘中推开木门。

  “吱嘎——”

  伴随着木门的呻吟,叶修借微弱的光线看到了屋内摆放得整整齐齐的众多古籍。

  喻文州擦亮火折子,点亮室内的油灯,在封闭的空间内,他的声音愈加响亮,如有回音。

  “变故发生之后,奸人趁机诬陷他,弟子怀疑他,百姓唾骂他,一夜之间,他从云端跌到了地底,蓝雨多年的雄厚根基就这样落入奸人手中。而他悔极恨极,说:‘若我的剑无法保护想要保护的人,反而成为了杀害他们的凶器,那我要它何用?!’然后亲手毁了他的剑,并发誓此仇必报。”

  喻文州的指尖擦过一排排古旧的书脊,最终停留在一本厚厚的册子上。

  借着烛火的光,叶修看清了书脊上的字。

  ——蓝雨神兵录。

  喻文州翻开尘封的书册,眼光停留在扉页。

  那是一把雕纹精致的长剑。

  “——他的剑,名叫蓝桥春雪。”

  同时,叶修看到这把剑的画像旁字迹潇洒的四个字“蓝桥春雪”。

  “这字是他亲自题的。——你有没有发现,这把剑的雕纹很像它身上纹路的走向?”

  喻文州的手拂过画像上的剑,像是在感受其上的雕纹。

  “当年,他毁了剑身,却不想剑是把老剑,且跟他多年,已经产生了剑灵。他不忍毁掉剑灵,便让他身边忠心的巫师将剑灵的力量封印,并将它放逐。

  “可剑灵十分忠于主人和蓝雨,被封印的那三天三夜,它在奸人的房外飘荡,吓得那人躲在房内不肯出。封印结成的那一刻,它竟不顾主人阻拦和施法者的威压,硬生生冲进房内,杀死了奸人。

  “那是玉石俱焚的招式,奸人虽死,它也失掉了原本几乎所有的力量。它被封印后不知被巫师流放去了哪里,从此再没了声息。

  “大仇得报,蓝雨却没了主,他名声已败,只能无奈看着乱成一团的蓝雨却没办法。在被众人赶下山前,他独自下了山,从此消失在了江湖里。

  “而蓝雨重组,由众人推选的方式选出了新的大当家。自此,蓝雨已变,虽根基俱损,也能与日壮大,发展到今天。然而蓝雨却再也没有可能像当初那样鼎盛了。

  “我本来并不十分相信这个故事——剑灵如何能有这般灵气,能够对认定的主人矢志不渝?——但第一眼看到它,我便能感觉到它身上蓝雨的印记所散发出来的力量。

  “我虽没见过蓝桥春雪,但这锦鲤身上的灵气却是我见所未见。它自身的气息,对我身上代表蓝雨大当家的符印也有呼应。”喻文州伸出手掌,让叶修看到他掌心蜿蜒的符印。那些蓝光,原是符印对它的呼应。

  “所以我推测,它便是消失的剑灵,蓝桥春雪。它变成如今这幅模样,应该是做了什么事消耗完了它仅剩的力量。”

  叶修定定地看着喻文州的眼睛,半晌才开口道:“为何跟我说这些?”

  喻文州淡淡一笑:“果然什么事都骗不过叶前辈。——我就直说了,救它的条件,是把它交还给蓝雨。”

  说完,他眉眼带笑地瞥了一眼脸色瞬间暗沉下来的叶修,又状似无意地提议道:“当然,若你想要它,可让兴欣与蓝雨结盟,从此捕猎灵兽的行动两家合作,并保证兴欣绝不与蓝雨争利。”

  两人已是多年的老对手,叶修立刻就听懂了他的言下之意。

  喻文州如此这般对叶修毫无顾忌地摊牌,最终目的便是结盟。而喻文州看出了蓝河对叶修的重要性,料定他断不会拒绝。

  而他的确不会拒绝。

  思及此,叶修毫不客气地骂道:“老狐狸。”

  喻文州笑得儒雅:“彼此。”


-tbc
喻文州:野图boss合作刷,就把蓝河嫁给你( ͡° ͜ʖ ͡°)✧(疯狂暗示.jpg)

【叶蓝】荷塘月色(捌)

◇锦鲤蓝,一篇关于暗恋的童话
◇短篇he
◇前文见tag

  蓝雨山上,秋风飒飒。

  这一日,附近的村民们都在窸窸窣窣地议论着一个奇怪的男人。

  他们在蓝雨的庇护下,平淡日子过得久了,眼见的最为离奇的事情不过是蓝雨山上偶尔会有御剑而出的蓝雨弟子自白云间穿过,墨蓝长袍衣袂飘飘,好一副仙人模样。

  可这一日的不速之客,却既不仙,也不会飞。他满身风尘,背上背着一把奇怪的伞,怀里抱着一只水缸,缸里有一条纹理罕见漂亮的锦鲤。他路过村口,往蓝雨山走。村民们眼见他一步一步地自蓝雨山最底层的阶梯,走向那望不到边的、高耸入云的山巅。

  有好心的村民们劝他,你是到不了那山顶的。可他只笑笑回道:“我能到得了。”

  他们劝不回他,只能任他去,目送着男人的身影一点点消失在视野可及内的长梯尽头。

  乌云聚拢了起来,豆大的雨滴携着闷雷落下,村民们自发散去,长梯隐没在雨幕里。

  雨中不知是谁叹了口气。一位老人拄着拐杖颤巍巍地往自家屋里走,嘴里却念叨着什么。

  “多情总被无情恼啊......”

  叹息被大雨冲刷得不留痕迹,只留哗哗大雨笼罩蓝雨山,仿若天地悲鸣。


  雨越下越大了。

  叶修并没有用自己的伞,他看着鱼缸里被大雨溅起的朵朵水花,就如同过去小锦鲤在池塘里闹腾出的水花一样。恍惚间仿佛又回到了那几年难得宁静的岁月。

  但不同的是,这次无论水面如何热闹,它也不会欢喜地跳起来扑水花了。

  如今,它的鳞片褪化成了灰蓝,死气沉沉地沉在水底。普通的鱼死了是会浮上水面的,但它没有。所以叶修坚定地认为它没死。他只能当它没死。

  它从来都和普通的鱼不一样。无论是它试探的温柔的吻,还是它小心翼翼的靠近,抑或它自以为藏得很好的暗自窃喜。它的每一个小小的摆尾都落在叶修眼里,奇怪的是,它高兴或难过,倔强或坚持,他都能读懂。

  它不知道它很漂亮,明日笼罩下它是明亮的金,蟾宫照拂下它是幽明的蓝,只要它在池中跃起,太阳月亮在叶修眼中都失了颜色。

  正如“他”不知道他的眼泪,能让叶修已许多年未动的心狠狠动摇。

  “别以为救了我一命就能安心睡了啊。”叶修的手抚过它黯淡无光的鳞片,在雨中低语。

  他抬头看了看在雨幕中望不到边的长梯,积蓄内力于喉中,面朝着蓝雨山巅道:

  “喻文州,我明白你我的势力之间有过许多恩怨。”

  “你我都从未低头,从未想过低头。但今日,我想请求你一件事情......”

  话音未落,只见眼前原本望不到底的长梯一寸寸消散,眼前出现了一座庞大的山门,上书二字“蓝雨”。蓝雨现当家喻文州就撑着伞站在门下,眼里无甚波澜,平静地看着叶修,似乎早料到他会来。

  “竟惹得叶前辈亲自登门求蓝雨做事,什么事如此重要?”

  叶修看着手里的鱼缸,沉声道:“救它。”

  “对叶前辈来说,要救死扶伤,自有更好的选择。为何选择请求蓝雨?”

  “它身上......有你们蓝雨的气息。”

  喻文州眼皮抬了抬,终于仔细看了一眼沉在水底的蓝河。

  仔细观察后,他眼神未变,语气却带了一丝迟疑:“对蓝雨而言,叶前辈目前可是对手。我为何要答应你的请求?”

  叶修看着喻文州,眼神没有丝毫闪烁:“只要能救它......无论付出什么代价我都一力承受。”

  喻文州眼光一闪,似乎有些意外:“任何代价?”

  而叶修一丝犹豫也无:“任何代价。”

  喻文州笑了笑,抬了抬纸伞,看着乌云密布的天空道:“雨越下越大了。叶前辈,请随我上山避雨吧。”




-tbc.
本来以为能很快结局的...结果脑洞越来越大,越写越长越写越仙侠T T
(甚至想撸个纯肉番外)

标签屏蔽&添加黑名单&超链接简易教程

瓶邪tag统计:

最近tag有点乱,主页君发现很多人似乎不会屏蔽,所以出了个简易教程。




一、标签屏蔽




电脑版:


设置——标签屏蔽——输入要屏蔽的标签名——添加




手机版:


(1)我的——设置——屏蔽设置——标签屏蔽管理——添加


(2)点击文章右下角的三个小点——屏蔽相关标签——屏蔽






二、添加黑名单




电脑版:


(1)设置——黑名单——输入要加入黑名单的主页地址——加黑


(2)鼠标移到id或者头像上——点击小人图标旁边的倒三角——加黑


如图:





手机版:


进入该账号主页——点击右上角三个小点——加入黑名单


如图(随便找了个账号举例并不是真的屏蔽了):







三、超链接




电脑版:


(1)看这里:lofter怎么发超链接


(2)点进主页界面,直接复制标题并粘贴,也可生成超链接。




手机版:


手机代码   


<a href="网页地址" target="_blank">超链接名称</a>



【叶蓝】荷塘月色(柒)

◇锦鲤蓝,一篇关于暗恋的童话。
◇短篇he
◇前文见tag



  随着伤口的痊愈,半昏迷的叶修似有所感,缓缓地睁开了眼。

  他看见了眼前浑身散发着凉气与若有若无的死气的青年,眸中略过一丝讶异和疑惑。

  看到他醒了,青年眼里不知为何瞬间充满了慌张。

  而叶修看着蓝河的眼睛,伸出手,似乎想要触碰蓝河的脸。

  这时,蓝河却敏锐地有了一丝预感。他扭头避开叶修的手,慌张地看着叶修,嘴唇开开合合,丝丝气音艰难地在喉中回响。

  “叶......”蓝河皱着眉涨红了脸,终于说出了一个字。

  叶修睁大了双眼。不知为何,他的心猛烈跳动了起来。

  “……修。”不甚标准的发音从青年口中发出。而说出这两个字,几乎用了蓝河全部的力气。

  他的体温迅速变回鱼类的冰冷,脚踝上、腰上肉眼可见地浮现出红色的鳞片。

  叶修的手终于还是伸了过来,指尖温热,轻柔抹过他的脸颊。

  “别哭啊。”男人的声音从未如此近过,他贪恋地侧耳听着,
却阻止不了身体的变化。

  他就要失去靠近他、触碰他的资格了。

  颊边一片冰冷的潮湿。蓝河眨了眨眼睛,才发现自己脸上淌满了泪水。


  如果你问他,唯一与他说话的机会,却只叫了他的名字,后悔吗?

  他肯定会笑笑,说不后悔。

  你能看到他眼角闪烁的水光,也能看到他眼底的坚定。



  ——只因这个名字,是他的水中月光,是他的四季念想。

  是他所有情感的来源,是他所有眷恋的归宿。

  这个名字,让他喜,让他悲,让他有所追逐,让他求而不得。

  心悦与思念,惶恐与疼痛,都写在这两个简单的字里。

  多么轻飘飘、又沉甸甸的名字啊。



  蓝河仿佛做了一场大梦。

  梦中他沉在水底,隔着流动的池水仰望着头顶的天光。

  他能感觉到阳光的暖意弥漫在水面上的天空,像极了那个人的体温。他拼命想要游出水底触碰那触手可及的温暖,身体却被束缚在原地,动弹不得。围绕着他的,只有冰冷。

  冰冷的绝望让他开始流泪,眼泪融入水中,瞬间湮灭了踪迹。

  谁人会在意一条鱼是否哭泣?他们或许有眼泪,但注定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蓝河闭上眼睛,眼泪源源不断,无法止息。而他开始下沉、下沉,沉入更加冰冷的水底。

  一双温热的手抓住了他。

  他泪眼朦胧地睁开眼睛,却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别哭啊。我在这里。”熟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有力的臂膀紧紧搂住他的腰背,让他停止下沉。

  池塘上漂浮的阳光的温暖,终于主动落入了水底。

  他攀住男人的肩膀,就像攀着救命的浮木,泪水落在男人的皮肤上。

  鱼哭了,还有他会知道。



-tbc.
就快结局啦。

【叶蓝】荷塘月色(陆)

◇锦鲤蓝,一篇关于暗恋的童话。
◇短篇he
◇前文见tag



  蓝河的心脏似乎被什么击中,狠狠地绞痛了起来。

  叶修的呼吸从未如此微弱过,让蓝河几乎感觉不到他的声息。

  他从没想过,他们再见,两人的距离将会拉得更远。从前只是隔着一湾池面,现在却或许隔着生死的距离。

  他该如何帮他?

  如果他的亲吻能够像五年前那样愈合他的伤,他愿意这么做。可是叶修倒在离池边很远的地方,就算他用尽全力弹跳,也到不了那么远......而且,鱼无法离水而活。如果他失败,他会死!

  蓝河在池里,叶修在岸上。两人之间的距离,仿佛一道死门,残忍地隔绝了生的可能。


  但你生还是我死,这个选择题,蓝河根本不用选,他心中早有答案。

  即使会失败,他也会尽他所能。

    “我要帮他!让我帮他!——”

  他的欲望从未如此强烈,怀着必死的决心,他闭上了双眼。

  那一瞬间,不知何处来的力量涌上他的身体,他惊讶地感受着身体的变化,看自己漂亮的鱼尾在一片光芒中变成修长的双腿,渐渐幻化出人形。

  蓝河呆愣地坐在池里,抬起手看了看陌生的自己的手。

  五指白皙纤长。是人类的手。

  而在五指的缝隙中,他看到浑身是血倒在池边的叶修。

  看着浑身是血的他,他瞬间没了再惊讶自己的身体的心思。

  他尝试着用双腿站起靠近岸边的他,却感觉到了钻心的疼痛。

  于是他只能爬向他。

  不远的距离却伴随着刀割般的疼痛,他咬牙忍受着,一点点靠近他。

  蓝河冰凉的手握上他温热的手——原来,他如此温暖,就像池塘上方温和的阳光。

  温暖的,触手可及、遥不可及的阳光。

  冥冥中似有指引。蓝河像是知道怎么做一般,双手颤抖着,牵起叶修的手,拂过他深可见骨的伤口,血液便瞬间止住。

  他胸口从未有过地鼓噪着,拥抱着他,用自己冰凉的身躯贴上他胸口皮肉外翻的狰狞刀伤,创口便肉眼可见地愈合起来。

  同时,他感到自己的体力仿佛被什么力量抽去,他人类的身体变得虚弱无力,四肢的疼痛仿若刻骨,一步步加深。

  这就是救他的代价么?

  ——但我愿意。

  他想。


  他看着叶修颊边由嘴角蔓延到眉骨的深刻刀伤,忍着剧烈的疼痛,颤抖着凑近。

  就一次......

  他想着。

  第一次,最后一次。

  他吻上他的眉,他吻过他的脸,他轻吻他的嘴角,带着诀别的温柔,冰冷的热烈,像是想要将他的容颜铭记在唇上,篆刻在心上。

  互相碰触的每一寸,都并不如歌谣中传唱着的亲吻的柔软和美丽。相反,他的嘴唇泛着刀割似的尖锐疼痛。

  但他心里是快乐的。

  他曾经的愿望是靠近他,让他看看他。这么简单的愿望,在他曾为鱼的时候尚且难以实现。但如今他能碰触他,真正地亲吻他。那么刀割火燎的疼痛他又何尝不能承受?

  他的性子从来很犟,连欢喜一个人也都那么犟。欢喜叶修,是他的孤注一掷。

  他知道救他的代价可能是自己的命,可他仍对此时无名的力量满怀感恩。

  他的爱,带着决无回头可能的决绝,向死而生。


-tbc

【叶蓝】荷塘月色(伍)

◇锦鲤蓝,一篇关于暗恋的童话。
◇短篇he
◇前文见tag



  叶修仍然日日外出、不定期归来。

  不同的是,他开始带一些精美的鱼食回来喂给蓝河,修长手指捻起一些鱼食撒向池塘,然后撑着脸微笑着看他欢快扑腾捕食的样子,纯黑眼眸映着池水的光,明明灭灭。

  他再没受过伤,那一日让蓝河胆战心惊的经历再也没出现过,但身上的戾气和血气仍然越来越浓重。

  蓝河不安的感觉也越来越强。

  终于,叶修在一个雨夜匆匆离开后,再没回来。

  临行前,叶修甚至没来得及带上斗笠和蓑衣,只拿了那把明显用作武器的伞便匆匆要走。

  他没走两步,突然顿住了脚步,回头看了一眼因阴云密布、无月照耀而黑漆漆的池塘。

  他未开伞,淋着大雨浑身湿透地走向池塘。

  大雨倾盆,蓝河却能清晰地听见他的声音。

  他说:“不必再等我了......离开这儿吧。”

  一声惊雷炸响,一瞬间照亮叶修的身影。蓝河看着那一刹那叶修熟悉的眼睛,竟读出了诀别的无奈和哀伤。

  几乎是叶修离开的第二日清晨,院子里便来了不少不速之客。

  他没有顺着叶修的意思离开,却没有被任何人发现。

  他躲在大石子后看那些粗鲁的黑衣人拿着武器一批接着一批闯入院子,发现人不在后打砸叶修的一切,渐渐毁掉他存在过的痕迹。

  而那一天后,叶修真的如人间蒸发一般,消失在了蓝河的世界。

  离别——或者说是永别,是蓝河预想中故事的结局,可他从未想过它会来的如此快。

  他看着空荡荡的院子,有一瞬间的迷茫。

  可蓝河是怎样的性格?他认定的事情,从来不撞南墙不回头,比十头牛还犟。

  你让我走,我就要走么?你不叫我等,我偏等!

  就算等上十年,一百年,几千年——

  他这样想着,没有意识到,一条锦鲤的寿命罕有百年那么长,遑论千年。

  但他等呀等,日日游过空荡荡的池子,游过春雷、夏雨、秋叶与冬雪。

  他在春天夜雨过后亲吻池面的落花,如同亲吻那日他打落的残红。

  他在夏天荷花满池时挑选开得最好的那支荷花,在花瓣底下伴香而眠。

  他在秋天天高云阔时仰望月亮,就像那日第一次望进他眸中的明月。

  他在寒冬池面结冰时透过薄冰凝望天上模糊的月亮,就像他一直以来注视着他一样,隔着千万重寒山,永远也无法跨越。

  春去秋来,不知不觉已五度春秋。

  等待的日子何其漫长,长到蓝河以为自己再也不会见到他,长到他以为自己将永远这么等下去。

  可叶修在一个明月高挂的日子突然回来了,就像他突然出现在他的生命里。

  当熟悉的步伐出现在院门口,蓝河几乎以为自己在做梦。

  可是——

  同记忆中的那晚一样,甚至比那晚更为明显,他的脚步沉重、迟缓,而且频率不定,脚步漂浮。

  蓝河的心剧烈跳动起来,由叶修回来的狂喜变为沉甸甸的担忧。

  他在池里探头,看到了久违的他——

  叶修浑身浴血,脚步虚浮,身形晃了晃,跌坐在池边。

-tbc
嗯...我又回来更新辣
其实早就写好了,但是因为三次忙并且懒癌发作...一直没有修文,于是就没有发。(顶锅盖)
不知各位还记得它么...为了补偿,我决定大更一波,这几天完结它。
感谢阅读到这里的你啦。
ps:改的有些匆忙,欢迎捉虫

看民黑女士的文字时,不止一次感叹,文字居然能给人这样有形有情的触感。
每一个形容词都恰到好处,每一次重复咏叹都有更加深刻的意义。
这大概就是民黑女士所说的“天地之间皆有灵气,万事万物皆是胸臆”吧。

我的修炼道路大概还很长呢。

【叶蓝】荷塘月色(肆)

◇锦鲤蓝,一篇关于暗恋的童话
◇短篇he
◇前文见tag

  女子走后,叶修开始频繁地外出。有时一去就是三四天,有时直接消失小半个月。去时衣裳干净整洁,回时衣裳凌乱,沾着几滴暗红色的血。

  那把奇怪的伞上血腥味也越来越浓重,蓝河嗅觉灵敏,那味道初时呛得蓝河直往水里钻,时间久了,却也习惯了。

  叶修眉眼间暗藏的锋芒如利剑出鞘,愈发明显。蓝河直觉他正在做十分重要却万分危险的事情,每次叶修外出,他总担心他会遭遇不测,可他总能毫发无伤地归来。


  直到那天晚上,叶修打破了蓝河对他从来不会受伤的印象。
  此前叶修一连消失了大半个月,而当叶修终于回来时,蓝河立刻就察觉到了不对。

  他的步伐频率与往常相比更为迟缓、沉重,而他手中的伞上出现了罕见的破损。

  血顺着他的手滴落,砸在青石板上,落在蓝河耳中仿佛一声声惊雷。

  他兀自吓得不轻,叶修却一脸的无所谓,一屁股坐在石凳上为自己斟满一杯凉茶一饮而尽。

  伤在他的手上,叶修似乎觉得这伤不碍事,没有立刻处理它。

  像是察觉到池中焦急的动静,叶修低头看到急切游动的他,笑了笑:“小鱼儿,你怎么还在这里?”

  见他没有回应,叶修便蹲下身将手伸入池水,似乎想摸摸他。用的,正是受伤的那只手。

  蓝河见状靠近他,趁机轻轻地吻了吻他的伤口。

  尝到叶修的血的味道,他竟不受控制地开始颤抖起来。剧烈震动的内心世界让他意识到,他是这样担心他,这样怕他受伤,怕他死。即使只是小小的伤口,也能让他害怕至此。

  叶修愣了愣,眸色深深,定定看着他月光下泛着漂亮金光的鳞片。

  “谢谢啊,美人鱼这一亲,立刻就不痛了。”

  别逞强了,快些好吧。

  蓝河完全不理会他的玩笑,只是这样希望着。


  谁知,只是随口一说的玩笑话,第二日却灵验了。

  ——叶修的伤竟在一夜之间痊愈如初。

  “真的不痛了啊,你是妖精吧?”叶修开玩笑地说。

  蓝河无法回答,只游到他手边,漂亮的鳃轻轻碰了碰他的手复又分开,像是昨晚那个蜻蜓点水的吻。

  叶修静静看着他,眼里似乎多了许多他看不懂的情绪。半晌,他开口,声音带着从未有过的试探和认真:“你不希望我痛,不希望我死,是不是?”

  蓝河愣了愣,后知后觉地害羞了起来,不想承认他说的话似的,欲盖弥彰地钻进更深的水底,不去看他。

  ——怎么可能!我只是不想你死在这儿,糟蹋了我的池塘而已!他别扭地想着。

  而泡泡却咕噜噜地不断从水底冒出。

  四周静了下来。半晌,岸上的男人叹了口气。

  “是了,怎么可能,你只是一条锦鲤而已。”

  蓝河愣住了。他无法忽略他语气中的失望。

  只是一条锦鲤而已。

  蓝河吐着泡泡。那些所有想要对叶修说的话含在泡泡里,沉甸甸的、轻飘飘地浮出水面,又消散在空气里,不留一丝痕迹。

  ——你听,我在说呢。

  我不想你难过,不想你痛,不想你死。我想你露出那样轻松的笑容,我想看到你打磨你的伞时充满期待和希望的样子,我想看到你凯旋时意气风发的样子。

  我想围绕在有你的池塘,游过四季荷花凋长。我想与你共看月,看今后每一个月缺月圆。

  可他只是一条锦鲤。叶修是暂留的旅人,他是无法离水而活的鱼,总有一日叶修会离开,他却无法天涯海角,追随他而去。

  他只是一条锦鲤,叶修又怎么会听懂他呢?

  他不明白这是什么感情,只觉得它忽而让分明在水里的他感到窒息的胀痛,又忽而让分明处于小小池塘的他感到如置身大海的欢喜。

  他从他的眼睛里,得到他的悲喜。他口不能言,更不明白如何表达。他只知道,他想要把自己最好的东西都给他。

  他陪他守在这小小池塘,只为他不会孤单一人;他用尽浑身力气将荷花推向他,只为让他欢喜。

  但他所认为的最好,却无法让高大的他哪怕稍微弯下腰来,给他一个认真的凝视——哪怕只有几秒,他也想让自己的身影独自占据叶修那双深邃的眼睛。



-tbc
会he的会he的......

【叶蓝】荷塘月色(叁)

  ◇锦鲤蓝,一个关于暗恋的童话
  ◇短篇he
  ◇前文见tag

改了又改,还是不太满意。
脑子里的画面很美,写出来似乎总是差强人意(大概文手都是这样的吧...)


  这一日,惠风和畅,阳光正好。

  小院里意外迎来了一位客人。

  那是一个明艳动人的女子,橘黄色罗裙翻起一阵芳香,不施粉黛,却面若桃花,手中捧着一束淡红的扶郎。

  当她出现在院门口,蓝河便听见男人惊讶的声音:“沐橙?”

  女子迎着院里的微风和温和的暖阳,绾了一下耳边的青丝,朝他浅浅微笑:“好久不见,终于找到你啦,叶修。”


  叶修,叶修。是他的名字吗?

  蓝河情不自禁地在水里转着圈儿游动。他张开嘴巴,试图念他的名字,却只吐出一串轻飘飘的泡泡。

  他看着岸边女子笑盈盈地与他交谈甚欢,风携着女子身上的芳香和她清亮软糯的声音,吹动池面,泛起片片波纹。

  而叶修——他从来没见过他露出过如此轻松而欢愉的笑容,他的脸面对着蓝河的方向——面对着女子,映衬着午后的暖阳,竟显得如此温柔。

  那束扶郎花被放在叶修常坐的那个石凳上,淡红的颜色如同女子颊边的晚霞。

  女子的清脆笑声,和男人的温和低语,盖过了池低世界的所有声响。


  微妙的酸涩和不甘心占据了蓝河思绪——如果一束花的馈赠能让他轻松快乐,他又何尝不能?

  他使出浑身力气推动浓密荷叶中一朵亭亭玉立的荷花,推向他。

  ——你看看我呀。

  他看着叶修。

  而叶修却看着女子,半点没注意到池中的动静。

  最初的冲动渐渐归于沉寂,他突然意识到,他缺的从来不是花。

  他缺的,只是他的注视和喜欢而已。
 

 

  他们交谈到很晚。

  时间总在叙旧中悄无声息地溜走,苏沐橙的出现,唤起了许多从前温暖的记忆。

  直到月影西斜,叶修才将苏沐橙送回房中歇息。而他自己伸着懒腰走出院子,低头打算拿起那束扶郎花妥善放好时,却发现池边多了什么东西。

  那是一朵开得正好的荷花。

  粉色的花瓣上仍沾着水珠,在银色的月光下晶莹剔透,在如镜般的池面安静漂浮着,就像某人无法宣之于口的、清澈纯粹的眷恋。

  它远离水池深处的荷叶群,孤零零地挨在池边,就在他的脚下。

  花旁涟漪未散,却无任何活物的身影。




-tbc
——————————
扶郎花:互敬互爱;有毅力,不畏艰难,追求丰富的人生。

沐橙和叶修走的是友情线啦。

【叶蓝】荷塘月色(贰)

◇锦鲤蓝,一篇关于暗恋的童话
◇短篇he
◇前文见tag


   男人似乎在这处庭院住下了。

  院子里杂乱的一切都被男人收拾过,整理出那方被各方绿草占领的石桌。袅袅炊烟开始在古朴的青黛瓦顶上升起,院子里有了不同从前的声音。

  有时候是男人安静坐在青松下看书的翻页声,有时候是男人修补他那把伞时叮叮当当的声响,有时候是男人拿着把不起眼的木棍在院子中央练武时翻飞的衣袂声。

  蓝河隔着水面看着他。

  看他翻书时骨节分明的、修长好看的双手,看他阅读间隙微微皱起来的眉。

  看他修补那把伞时额上隐隐的汗珠,看他锐利认真的、如晨星一般明亮的眼眸。

  看他将不起眼的木棍舞得潇洒利落,看他反手劈中庭中的花儿,肩上、发上落满残红。

  那些被他打落的花瓣,悠扬地顺着风飘落在池面上。蓝河游过去,在水底亲吻它们,如同恋人之间的轻轻啄吻。


  叶修偶尔注意到他,总会捻起石桌上的点心抛给他——蓝河下意识地跃出水面,准确接住飞来的食物。

  头顶一声轻笑,打趣他:“这回不怕哥了?”

  蓝河瞬间悟出他话中的意思:见到食物就眼开。

  这话让蓝河羞恼起来,扭过身子不再理他。

  身后一声食物落水的声响,显然是男人又试探着扔了一些点心下来。这回却不见他回应,男人道:“哎,别介啊。算我错了,不打趣你了成不成?”

  听罢,蓝河才勉为其难地又游回来,勉为其难地一点点吃掉男人扔下来的点心。

  头顶传来男人惊讶的声音:“你这条鱼竟通人性。”

  那是。蓝河自豪地摆了摆尾巴,却听男人接着说道:“依我看,果然还是见到食物就开心吧。”

  “小吃货。”男人轻笑着打趣他。

  蓝河摆尾扭头就走。


  男人大概是因为无聊,总是与他自言自语似的说话。

  “你怎么不离开这里?像你这么漂亮少见的锦鲤,去处可比这儿好上不少,怎么这么不思长进,天天就往这儿跑。”

  多日相处,蓝河却已经摸清了他的脾性,知道他说不出什么好话。有时候他扭头不去理他,有时候实在忍不住了,蓝河便快速跃起,尾巴一甩,将冰凉的池水甩向叶修——呃,的衣服下摆——来表达他的不满。

他倒是想甩他一脸水来着,奈何这人对于他来说太高了呀。

而叶修总会无奈地笑笑:“有时候还真怀疑你这条鱼还能听懂人话。”


  即便男人总有气人的本事,蓝河还是经常来这儿。有时候男人不在,待他回来时扛着一大堆他看不懂的石头和木料。

  男人开始用那些材料认真捣鼓他那把伞,投喂蓝河时出神地说:“小鱼儿,我会再回去的,对不对?”

  蓝河不知道他要回哪儿,但直觉告诉他,那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地方,男人把他的一切追求和念想都落在了那个地方。

  他相信他能回去。蓝河能看到他一身不俗的本领,感受到他非凡的气质。

  那是一条暂时盘踞的龙,本不该蜗居在这座小小的庭院,本不该遇到蓝河。

  本不该让他有所希望。

  蓝河忽然觉得心里堵得慌,带着难言的慌张,即将失去什么重要东西的悲伤。

  但他看着男人双眸里闪烁的星点光芒,终于是压下心底难言的渴望,后退一些一跃而起,用鳃恰恰碰了一下男人垂在水面上的手。

  像是一个隐忍却宽慰的吻。

  男人愣了愣,看着他笑了:“谢谢啊。”

  我才不要你的道谢。蓝河倔强地想。

  可他终究说不出口。

  一条小小锦鲤的心思,如何能束缚住真龙呢?

 

  可是——

  留下来,好不好?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