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鲤墨染

梦中逢你。

【叶蓝】家书(短完)

◇如题,书信体,是小远写给他家叶先生的家(qing)书
◇短篇甜饼一发完
◇文笔方面仿了民国书信风格
◇背景是蓝河被喊回老家陪二老,期间给叶修写了一封信。


叶先生:

展信佳。

  不觉离京已七日,南边气候自是不比都城冷,可一个人躺在温暖的房中时,却无端生出空寂的寒冷来。

  自我俩同住,南北边都有咱们的家,算来已经好久没有离你那么远过。近来我住在儿时的房中,周遭皆是熟悉的环境,可总觉得少了些味道。今日细细琢磨,方才醒觉少了的正是你的味道。说来可笑,平时我总嫌你身上烟味重,总要赶你洗澡才准你上床,现在却分外怀念起你身上的烟味来。

  前几日和老爹饭后散步,他忘了带烟向我讨,我正要推说烟瘾不大身上没烟,却在身上摸到一盒你常抽的那牌子的烟。如今想来,自己都想笑当时的理所当然。我哪里算是烟瘾不大,我瘾着你的烟味,可是瘾了许多年。

  老家这边,除了表弟见到我格外兴奋总爱粘着我外,一切都好。难得回一趟家,二老都很高兴,每天的晚餐都格外丰盛。可坐在家人中间,吃着热烫的食物时,总会想问问你吃了没有,吃了什么。可我不在,你必是凑合着吃了的,甚至于赖在训练室里,忙得外卖都忘了点。害我总要给你打个电话念你一番。可想到你的晚餐要么在训练室里囫囵个地解决,要么在家里一人对着空落落的房子解决,就想即刻飞回你身边。

  南方冬日正午的暖阳正是令人舒服,这几日天气是真好,我总在太阳正好的时间出门买菜。每当与菜农讨价还价时,都会想到,若是你在,必不会让他们占到咱们丝毫便宜。想着想着便想到十区鸡飞狗跳的往事,不由笑了,连身边的人不住看我都没有注意到。想来若你看见我当时的傻样,定会嘲笑我一番罢。

  前几日得闲与二笔他们聚会,推杯换盏间聊到过去的日子,他们都说书信是最有诚意的表达方式,又说如今网络发达,写信的人真是寥寥无几。我闲下来细细一想,说得是有那么几分道理。见字如面,落于纸上的字迹总归是比手机上冷冰冰的字体来得更有几分温情。

  现在是深夜十二点,家人都睡下了,而想起你我便全无睡意,索性披件衣服起来给你写信。知你会笑我过于感性,可我已经落笔,你又能奈我何,哼哼。

  往常这个时候,我都已经睡下。可想到你将会看到我给你写的字字句句,便多了几分新奇,也不觉得困了。在京时我总睡得比你早,除了北方的冬天实在是冷外,还有一个原因我从没同你说起。那便是想你钻进被窝里时不再是冷冰冰,而是存着我的体温。虽温度不高,但总能暖你一二。离你七日,每一日晚上合眼前都会想到你回房时冷冰冰的被窝,是否会让你不适应。

  我知若我不在,你的抽烟次数便会直线提升。可别忙着辩解,兴欣的大家都可为我作证。虽不知是无人嘱咐难以自制或是别的什么原因,但还是请你少抽一些。少抽的这些都可先欠着,记我账上,待回去便用同等数量的吻悉数还你,我知你不会拒绝。

  听沐橙说起,你道我生日将近,正恼着该送我什么惊喜。我正想告诉你,你南边的爸妈都很想见见你。而对于此刻的我来说,再大的惊喜,也比不过你在我身边。

  絮絮叨叨写了那么多,回头一看尽是些琐事,不仅又恼起自己的啰嗦来。但你若不一字一句看完,我可不会轻饶你。

(少说一事,我在这边买了不少汤料,知你爱喝广式浓汤,以后便可常常煲汤给你喝了)

  ......

  就此搁笔,仍念你万千。

2018.12.10
许博远 落笔于广州


---------------------

蓝河小天使生日快乐!
之后发生的事情,当然是叶修自己作为“生日惊喜”,出现在了小远身边。

【叶蓝】天赋异禀(短完)

◇叶蓝已婚设定
◇一块甜饼,短篇一发完
◇极少量的性行为提及

  蓝河病了。

  接近年关,蓝溪阁要忙的事情很多,蓝河每天都忙得手忙脚乱,一日三餐更是凑合着吃。

  外卖毕竟不比家里做的健康,吃得又杂又乱,自然容易闹胃疼。

  青年难受地趴在电脑桌前,痛得脸色泛白,额角冒汗。

  “老蓝啊,我说你要不就歇着吧,大春也不是不通情理的人,你这都痛成这样了,病假自然还是会批的。”对面桌的笔言飞看不下去了,试图劝一劝固执的好友。

  “没事儿,熬一熬就过去了......我今天还有几个团没带,几个报表还没做呢。要真请假了,后面赶工得爆肝啊。”跟自家大神待久了,蓝河讲话也不由自主带上了京腔,自然得连他自己都没察觉。

  笔言飞看他半晌,叹了口气,又埋首干活去了。

  蓝河深呼吸了几次,熬了五分钟还不见好转,便拿起桌上印着Q版夜雨声烦的水杯准备去接水。

  桌上的手机这时震动了起来,蓝河瞥了一眼来电:叶修。

  手一滑,杯子差点摔碎。蓝河抹了把汗,狠狠瞪了对面笔言飞一眼。

  通敌叛国的笔言飞假装没看到,键盘啪啪敲得飞快,作出一副目不斜视认真工作的样子。

  没法子,这时候不接电话更显心虚,蓝河只得认命,按下了接通键。


  “叶修?”

  “蓝啊,假哥给你请好了,我也在去蓝雨的路上了,十分钟之后就到。如果我到门口没看见你,我就上你训练室去,当众亲你。”

  家里离蓝雨俱乐部近,从笔言飞给叶修报信起,到接到他的电话,男人说的十分钟之后到完全可以成立,甚至分毫不差。而最后一句......依叶修毫不在意他人看法的个性,他也完全做得出来。



  笔言飞拿余光瞥着蓝河,只见青年脸色由白转青,再由青转红,变化那叫一个丰富。一通电话才两分钟不到,就被他狠狠掐掉了。

  “靠!”蓝河捞起外套就往外跑,一阵风似的没了影。

  治蓝河,果然还是得由他家里那位心脏出马呀。

  老蓝啊,不用谢我。笔言飞想。



  等蓝河到蓝雨俱乐部大门,果然看见身高腿长的自家大神杵在门口,手里提着一袋东西,全然无视身边进进出出的人惊异的眼光。

  不得不说,即使叶修已退役多年,曾经的头号死对家突然出现在蓝雨,就算叶修不怕,蓝河都怕他被狂热粉丝追着打。

  “你怎么不做点保密措施就过来了啊?”蓝河快步走到他身边,下来得有点急,脑袋上几缕呆毛都给风吹得翘了起来。

  他顶着乱翘的毛说这话,不仅威慑力全无,反无端生出了某种炸毛小动物的可爱。

  “不怕,哥有保险。”叶修笑嘻嘻回答,忍不住伸手给蓝河顺了一把毛,然后在蓝河“干嘛突然摸我头”的疑惑眼神中直接牵起人的手就往外走。

  脸皮薄如蓝河,即使两人已经到了这地步,还是没能适应在公共场合和叶修有亲密举动。下意识想甩开,却被牵得紧紧。于是只得作罢,努力无视身边神色各异的眼神,昂首挺胸地跟着走。

  ——输什么都不能输气势,这是许哥的基本原则。

  被牵着走出好远,蓝河手里突然被塞了一样热乎乎的东西。

  “先吃着,回家给你做别的。”叶修指了指他手里那袋热包子。

  蓝河这才看清他手里拎的一袋东西:隐约看见有葱,几个塑料袋和一盒药。

  “你这是,要下厨?”蓝河捧着包子,惊讶得忘记了胃里的疼痛。

 
 
 
  蓝河一直觉得,除了荣耀,叶修在很多事情上都天赋异禀。

  比如两人第一次买房时,叶修从容不迫精挑细选,与售楼方讨价还价。最终房子定下了,卖方却没坑到他半点油水。

  比如房子装修时,叶修嫌电脑桌不符合蓝河身量,挽起袖子哐哐捣鼓,还真像模像样地给整出了一张给蓝河量身定做的电脑桌。但问起他为什么不给自己再做一个时,他却一反前几日勤劳的状态,在床上瘫成一滩人泥,慢悠悠回答:懒。

  比如两人第一次接吻,叶修直接把蓝河压在墙上亲得他七荤八素,差点给他亲得起反应;比如两人第一次滚到床上,蓝河便仅靠他给的刺激就射得一塌糊涂,而此后每一次,蓝河都被他搞得舒服得要命。

  比如叶修第一次求婚,没有浪漫,没有铺垫,男人趁他高潮完仍在失神,就直接把戒指套上他的无名指,在他耳边低声说:跟我结婚吧,许博远。

  就像在说:“我套住你了,你逃不掉的。”——他也的确逃不掉,在男人温柔低磁的嗓音中,他被套得牢牢的。这个平常懒洋洋的家伙的嗓音里,带着十二分的小心和爱意。就像声音大了会把他吓跑,爱意太浓会将他逼走一样。

  比如现在——

  蓝河吃过热包子胃里消停了许多,于是挨着厨房门口看叶修煮粥。他眼见着叶修看了会儿手机,然后就开始淘米、剁肉、切葱,动作虽不熟练,可琢磨了一会儿便变得干脆利落起来,如同男人一贯的行事作风,带着胸有成竹的自信。

  没过多久,肉末小米粥就下锅开煮。叶修回头往厨房外走,看见挨在厨房门口的青年,挑了挑眉。

  “平时都我做饭,你这手艺哪儿学的啊?”蓝河没忍住问。

  叶修没回答,拿出手机给他看手机屏幕里的画面。

  下厨app......

  这么说这人还是个厨房新手......那他是怎么这么快上手的?

  “你这学习能力要不打荣耀,随便干哪一行都能干出名堂来。”蓝河不无羡慕地感叹了一下。

  “那也得看兴趣。我要不爱干,那可懒得学。”

  蓝河顺着这话思考了一下,得出一个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的结论:“你对下厨感兴趣?”

  叶修鄙夷地看了他一眼:“我说蓝河大大,你这逻辑有点清奇啊?”

  蓝河却被他一番话勾起了好奇心,“你自己做过电脑桌,所以你对木匠感兴趣?——说起来,你对奶粉的牌子和市场也很了解,所以你对......”

  叶修直接低头吻他,打断了他的天马行空。

  蓝河话说了一半嘴还张着,故而叶修的舌头很顺利地就闯入了温暖的口腔,舔了一下红嫩的牙根,吮了一口柔软的舌头就在他要咬人的之前及时退出。

  “你干啥!”蓝河被亲得有点懵,下意识往后退一步,耳朵尖一点点红了起来,叶修看得清楚。

  “喂,戒指都戴上了,还羞老公亲你啊?”叶修笑着逗他,果真见到青年瞪着眼,耳朵尖尖上的红润迅速蔓延到了脸颊。

  两人虽已在一起许多年,互相见过父母,办过简单的婚礼,蓝河在叶修面前却始终好像个头次恋爱的大男孩,亲一亲撩一撩就忍不住脸红。所以老公这种亲昵的称呼蓝河是从没主动喊过的,除了......在床上被逼狠了的时候。

  ——不得不说,在逗他这件事上,叶修也依然天赋异禀。

  叶修的兴趣自然没那么广泛。他学做饭,因为蓝河需要暖胃;他做电脑桌,因为不合适的高度蓝河坐着会腰疼;他了解奶粉,因为蓝河格外喜欢喝牛奶;就连上床这种私事,他也专门找过各种科普教程,就为了能让他不疼。

  他的兴趣,从来只是与他有关的事情而已。

  哪有什么天赋异禀,只是爱使然。



  粥很快煮好,叶修跟着蓝河哧溜喝完,又看着蓝河吃了药,就一头钻进了书房。

  蓝河一脸疑惑,悄悄跟进书房看了一眼。

  什么都没看到,只见电脑上停留着职业选手群的聊天框。

  “看什么,我有点事要忙,你赶紧休息。再受寒胃疼,哥可不管你了。”叶修瞥了他一眼,毫不留情下逐客令。

  我明明没要你管。蓝河撇了撇嘴,复又不由自主翘起了嘴角。

  想了想,蓝河去了趟厨房捣鼓一阵,才乖乖回房休息。

  另一边,询问笔言飞蓝河今天的工作有哪些的聊天框仍在一旁待机,蓝桥春雪就同时登录上了荣耀大陆。叶修戴上耳麦咳了两声:“你们蓝团病了,今天的团由我代他带。”

  耳机里似乎一片哗然,叶修面无表情:“别紧张嘛,我不会坑媳妇儿的团。开吧。”


  饶是叶修效率惊人,也依然忙到天色擦黑。关掉电脑进房,床上蓝河仍在安安静静睡着。

  叶修正想悄悄上床,却见床头上贴了一张便利贴。

  “厨房里热了牛奶,保温的。别太累。”

  心头一暖,叶修看着蓝河睡得头发乱翘的样子,没忍住拨开刘海低头亲了一下他的额头。

  ......在让他喜欢这件事上,蓝河何尝不是天赋异禀?

  喝完牛奶浑身暖烘烘地上床,叶修将蓝河整个圈进自个儿怀中。

  蓝河没挣扎,反习惯性地在他怀里找个舒服的位置,接着沉沉睡去。

  心安处就在身边,叶修很快轻松坠入梦乡。

  两人一同将被窝拱起一个整整齐齐的小山包。

  屋外寒风呼啸,屋内温暖如巢。


  有人说,生活就是柴米油盐酱醋茶,再大的热情,也能在平凡的日复一日中被消磨。

  可若没有他,柴米油盐就少了温情,苦辣酸咸便失了味道。

  所以许博远说,生活就是柴米油盐酱醋茶——和一个你。在一起再久,也不会腻。

-End.
 
 
 

抱歉了最近三次元太太太太忙了...之前挖的新坑要咕咕咕一段时间(并没有坑)
最近有一个短篇在码,激情创作的无脑小甜饼一枚-。-
百忙之中摸叶蓝,为什么叶蓝能使我如此快乐...

表白我的小天使们和我的神仙太太们,我喜欢你呀~

没粮号:

  


  


  朋友给我推荐了一个非常优秀的新人。


  


  优秀到什么地步呢?优秀到让这个被称为神仙太太的很棒的朋友有些自卑羡慕的地步。


  “她好厉害,好棒!”朋友很落寞,“我…什么时候能像她那样啊。”


  


  先不说别的,你的推荐和肯定,还有这份发现并正视她的优秀,这份坦荡就已经是很多人做不到的了。


  


  产粮难不难?


  不难啊,写文的只要有手机,做视频只需要有电脑,画手只需要纸笔,再加上对cp满满的热爱。


  


  产粮难不难?


  难啊,要想铺垫和叙述方法,要找镜头感一帧一帧的磨,要找结构细化磨色差,要花掉大把私人时间,要查阅一大堆有迹可循的资料。会熬夜,会忘记吃饭,会脱发,会伤身体。


  


  每个圈子都是透明比大触多。


  


  产粮小太太男女都有,熬夜对皮肤不好,久坐对身体不好,从身体方面来说,弊大于利。


  


  而这些,小太太们都知道。


  


  为爱发电为爱产粮,真的是凭一腔热爱撑着。


  


  


  这个太太是神仙吧?


  文字怎么能这么空灵?脑洞怎么这么妙?图画怎么能这么美?镜头感怎么这么棒?MMD动作怎么能这么利落?刻章线条怎么这么干净?排版怎么这么厉害?还能这么操作?


  于是高声大呼:“神仙太太啊!”


  


  最初的最初,我以为“神仙太太”这个词是过度赞誉,后来我打肿了自己的左脸,然后又递上了右脸。


  


  我也嗷嗷叫着别人神仙太太。


  


  我很清楚,太太的能力还不足以封神,但是,你在我的世界里就是神仙啊。


  你用文字,用图画,用视频……


  用你的点龙笔展示你的世界,而被你影响的我,任你进入我自己的世界,看着你排山倒海,腾云驾雾,看自己灰寂的世界被你点缀,楼台高起,星罗密布,万物复苏……(这形容有点羞耻中二,但这是实话)


  


  你让我看那些没看过的景色,听那些我从未听过的歌,于是我欢呼雀跃,手舞足蹈。


  满心崇拜,满是喜爱和感谢。


  


  其实,每一句“神仙太太”都是一句羞于开口的“我爱你。”


  真的,至少我在嗷呜嗷呜喊的时候,心里想的是这个。


  


  喊完之后呢?


  不同领域还好些,同个领域情绪简直极端变化,从晴空万里到乌云密布再到瓢泼大雨不过一个念头而已:我是垃圾吧?我怎么这么差?没人喜欢我吧?我果然是垃圾吧?还要不要撑下去?


  


  撑啊!为什么不撑?那么那么喜欢这个cp,为什么不撑?


  


  不撑了吧,都没人看,没评论没推荐没有小红心,偶尔几个小红心也不过是礼貌性安慰鼓励吧,我看其他人产的粮就好了。


  


  可还是会不甘心,想一起玩儿啊。


  


  如果你能看到自己神仙太太的动态,你就会发现:咦,神仙太太也有神仙太太,神神仙太太还有神仙太太诶~


  你的烦恼神仙太太也有过,她现在还有哦,在看到特别棒的人以后,她也会很羡慕。想撑下去就闷头直追吧,为了有一天能和她一起玩儿。


  


  


  


  和朋友聊起来,什么才是对你的肯定呢?什么才是动力呢?


  


  评论,点赞,推荐,就算是一大堆:啊啊啊啊啊啊或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也能看好几次。


  


  不论哪个圈子领域,每次产粮,不论有没有求评论,其实都有句潜台词:我想和你们一起玩儿啊。


  你的太太一定暗搓搓在那头儿等着:和我说话吧,和我一起玩儿吧,我们一起吹这个cp啊~


  


  虽然她可能没说过,但她一定喜欢看评论,哪怕只是个表情。


  你们或许会从别人的粮里汲取力量给自己充电,温暖的,柔和的。


  小太太也会给自己充电,会从你留下的痕迹里,评论里面。


  


  


  


  但有些时候,正如你们不知道评论啥内容,她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回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会想:会不会觉得我烦?我的评论是不是很无趣?很尬?T_T


  她也会想:这么回会不会不太好?会不会觉得我不好说话?会不会以为我不喜欢她?〒_〒


  其实双方都很喜欢对方,小心翼翼对待对方:可能你不知道,但我真的好喜欢你哦~你好棒的~
        这样患得患失,被对方轻易影响,很像双向暗恋是不是?


  其实说一大堆,就一个请求:小天使们,你们的肯定非常非常重要,无论是对小透明还是老透明,再优秀的人也需要肯定。在她们自我怀疑,妄自菲薄的时候,你的一个小红心,一句“我喜欢你”能点亮她一个世界,你也是她的神仙啊。


        我一直觉得创作者和小天使们是一种互相支撑互相给予的关系:我给你支持,你给我庇护。一起在这里逃开那些压力和纷扰,寻求片刻安宁。小憩之后,再双双奔赴自己的战场。


  你可能喜欢窥屏,习惯无声支持,不过点个小红心,留个小脚印并不难,试试?


  


  


  最后,我知道你在看,你真的很棒!会羡慕会自卑,只有一个原因:你对自己严格又高要求,这是好事儿哦~


  


  
***  加一句,如果看到你的太太推荐这个了,别怀疑,她是在跟你表白!😘
  
*** 不用特意问,可以转载的,我的荣幸😊
  

【叶蓝】梦想与你的光(2)

◇想了一下,大概是个两人年少相遇,成年后追逐着同一个目标,有幸再与你不期而遇的故事。

◇暂时没空弄合集,前文短小的序篇请移步底部tag.

2.

  许博远“啪”地一声把五块钱打在网吧前台,刻意压沉声线说:“老板,开一台机。”

  前台老板抬头轻飘飘地瞥了他一眼,轻飘飘地蹦出三个字。

  “身份证。”

  “今,今天没带。”许博远强装镇定,不料还是因为紧张磕巴了一下,面上做个无所畏惧冷酷无情的模样,心里却懊恼得想要咬掉舌头。

  老板再斜睨他一眼,站起身敲敲旁边“未满十八岁禁止上网”的牌子,“看到没有?小朋友,作业没做完,就不要来上网了。”

  许博远一惊,有些激动地双手一拍桌子:“你怎么就知道我是未成年了啊?”

  老板眼神毫无波动:“像你这样的少年人,我见得多了。就你这样子的,想冒充成年人,道行还不够。去去去,回家去。”

  “我......”许博远见撑不下去,气势一下萎了,干脆摆个可怜巴巴的眼神:“老板,我被我妈赶出来了,没处去,你就...通融通融呗......”

  这倒是实话,他一向成绩好,这回月考从平时的前三掉出了年级前十,老妈一怒之下就把他撵了出来。

  “这我也没办法,你走吧。”老板丝毫不留情面,挥挥手赶人。

  许博远像个泄了气的皮球,一下就蔫了。

  但他没立刻走,反站在原地迷茫了一下接下来该去哪,发了会儿呆。

  还没等老板再次赶人,旁边就有人走向前台,跟老板熟络地打招呼。

  “哎,小叶啊,今天吃啥啊?”老板瞬间跟变了个人似的,语气莫名带些谄媚。

  “跟平时一样吧,红烧牛肉面。”那人也自然至极地答。

  话音刚落,一旁傻站着的许博远肚子里就传来一声响亮的“咕噜——”。

  许博远瞬间醒神。

  遭了,被赶出门前啥都没来得及吃。

  两个人明显听到了,一齐顿了顿。许博远看在眼里,面上顿时闹了个大红脸。

  正当许博远打算脚底抹油开溜时,旁边那人便又开口了:“再来一份香菇炖鸡面。”

  老板面色古怪地看了许博远一眼,嘴上还是应了,拿了东西放那人面前。

  那人顺着老板的眼神,看了一脸懵逼的许博远一眼,然后十分自然地揽过他的肩,“哦,这是我邻居的小孩,从小一起长大的,他来找我。”

  “这样啊......原来是小叶的朋友!你咋不早说呢!去吧,你那位置一向没什么人。”

  许博远还没来得及惊奇老板翻脸比翻书还快,就被那人拖着走了。


  待坐定在网吧的座位上,旁边那人已经撕开泡面包装扭过头来问他“要哪一盒”后,许博远才回神。

  “你说谁是小孩!”

  对面的人愣了愣,一下笑出声来。

  许博远这才看清这人的脸。比他虚长几岁,眼窝略深,眉眼弯起来的样子显得眼睛黑亮深邃。

  长得倒挺帅——不过,不认识。

  “喂,我帮了你,不说一声谢谢吗?”

  “......谁要你帮。”许博远被那人吊儿郎当的语气激了一下,下意识嘴硬,话出口才将将在脑中过一遍,然后过不到一秒就怂了——好像的确是自己理亏的样子哦。

  于是在他生气赶人之前,又急哄哄地、小小声地补了声“谢谢”。

  叶修看着对面那人丰富的表情变化,只觉有趣,笑了一下,也不介意,自顾自撕掉了两盒泡面包装,动作熟练地加好料。

  “到底要哪盒啊?”

  “......香菇炖鸡。”许博远看着盒里的泡面咽了口口水,乖乖答道。

  最后许博远坐在叶修旁边大块朵硕,叶修则边吃边拿着鼠标在电脑上不知在操作什么,场面竟意外地和谐。

  待许博远吃饱,又浑身暖哄哄地打了个饱嗝后,才觉出不好意思来。

  “泡面多少钱?我把钱还你。”

  叶修头都没回:“不用了。就当我请你的。”

  “这怎么好意思......”

  “没关系。”

  这下反倒许博远坐立不安了起来。仔细想了一会儿,就道:“那今天你帮了我一个忙,我也帮你一个忙好了。”

  本以为完全陷入电脑屏幕上密密麻麻的字中的人不会理他,没曾想叶修却顿了顿,回头看着他。

  “真的?”

  “真的。”

  “会不会写检讨?”

  “......会啊。”

  叶修一下露出一种如释重负的笑容,看得许博远内心隐约咯噔一声。

  “那你帮我写检讨吧。不多,也就两三千字这样子。”


-tbc.
心疼小远一秒钟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叶蓝】梦想与你的光

短篇新坑,试个水......
今天又是搞年少相遇设定的叶蓝的一天呢._(:зゝ∠)_

1.

  “妈,我辞职了,准备去游戏俱乐部工作。”

  许博远跪在母亲面前,低头看着碎了一地的玻璃杯。

  许母气得发抖,一向温柔的她此刻却面目扭曲,声音很不淑女地带着声嘶力竭的愤怒:“我养你这么多年,辛辛苦苦供你上大学......你好不容易得到这么个高薪稳定的工作,你却轻易辞职,去打游戏?!”

  许博远从没见过这样失控的母亲,他甚至不敢抬头看她一眼,害怕自己动摇。

  他把头深深地埋了下去。

  “对不起......”

  即便如此,他依然没有松口。

  “可是妈,我也有自己的梦想。我按部就班生活了这么多年,我不想......不想一辈子就这么过下去,这不是我想要的。我也想,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许博远哽了一下,艰难地说了下去。

  明知这话出口,就再没回头的余地。可说出口后,他竟然如释重负。

  许母知道儿子的性子,看他这样,她便闭了嘴,只是无声地流泪。

  半晌,她说:“你走吧。”

  “妈......”

  “既然你想做自己喜欢的事情,那就靠自己的力量去做,我不会帮你。不做出点成绩来,别回来找我。”许母擦干了颊边的泪,语气变得冷硬起来。

  “......谢谢你,妈。”

  他知道,这是母亲能做的最大的让步。


  22岁的夏天,从小乖巧懂事、按部就班的许博远第一次离开家,拖着行李一个人走在马路上。

  路上行人皆行色匆匆,神色冷漠而麻木。城市忙碌依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应酬。

  在他递交辞职申请前,他也曾是这样的人群中的一员。

  他站在人群中,像是一条逆流而行的鱼。告别了家和工作,他分明一无所有,可他却感到从未有过的快乐,甚至让他无意识地翘起嘴角。

  自由。

  阳光照在他脸上。他抬手,透过指缝看向那个温暖的火球。

  阳光依旧很耀眼,一如年少时的那个夏天。

  那个叛逆而荒诞、自由而闪光的夏天。

  如果那个时候就勇敢说出自己的想法,是不是就没有这么多年的无望的麻木......是不是,就可以追上那个人的背影。


-tbc.

你好,幸识。
这里红鲤墨染,可以叫我小鱼或俞儿。
甜文爱好者,基本只搞he。
不混圈,墙头多,锤基、叶蓝、瓶邪是心头爱。
是个佛系又任性的写手。
佛系是因为并不在乎自己的文火不火,只要自己写得开心,有那么一些人喜欢,就足够。
任性是因为我只写自己喜欢的东西,并且更新往往是掐指一算(雾),啊呀今天是个适合码文的日子呢——才开始动笔。(并且码字龟爬[小声])

梦想是能讲出有趣的故事、写出有灵气的文字。
如果得你喜欢,我很荣幸。

微博上看到的图
合并了一下,果然无缝衔接

看完预告的我笑死在床上
这个画面竟别样的沙雕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

基友说,你的文笔真的很适合写be

正在写狗血甜文的我:???